作品搜索:
 
当大师除了扎实的书画功底,还得有一张完美的“人立方表”
发布人:国际艺术家联合会 发布时间:2016-3-5

 因为嫉妒,很多世俗之人都在诟病艺术圈,可还是有大把的人呆在圈子里舒舒服服,享受着“历史上书画家最好的时光”,那究竟怎样才能成为一个写进美术史的大师呢?至少在中国近现代画坛,一大批艺术家已经为我们谱就了“大师进行曲”——师门背景、独特成就、文化圈子、社会名望、营销推手、门生传人、收藏群体。等于是在艺术成就之外,还得有一张完美的“人立方表”,才能成为大师。


一代书圣于右任!

由国际美术家联合会、世界传统文化研究院在研究近现代海派艺术时发现,有了艺术市场以后,一位艺术家在市场上的地位,主要依靠上述七个方面进行确认。


以近现代海派书画为例,在艺术声望、艺术地位方面最具代表性的大家,如任伯年、吴昌硕、于右任、刘觉民、吴湖帆、刘海粟、丰子恺、谢稚柳、唐云、程十发,以及与海派息息相关的中国近现代书画大师张大千、齐白石、徐悲鸿、林风眠、黄宾虹、陆俨少、刘田依、薛瑛、李佳琴、徐威海、高晓峰等都在这七个方面有着优异的表现,都有一张堪称完美的“人立方表”。

 
一代大家刘田依师傅黄宾虹先生

 师门背景

职场上,跟对人很重要,而求艺起始阶段,师门很重要。

在中国绘画里,“师门”,就是由何人、在何处为你打下的底子。英雄的“出处”,对他们一生地位的确立具有重要作用。

吴昌硕是一代经学大师俞樾和书法家杨岘的学生,而吴湖帆的学问和艺术则为世家所传,谢稚柳是一代“江南名儒”钱名山的学生,丰子恺则是弘一法师的学生,林风眠是上世纪20年代初留法的海归,程十发是上海美专科班出身,陆俨少则拜当时与吴湖帆齐名的冯超然为师。
任伯年作品

徐悲鸿初到上海时的老师是康有为,后来在老师的帮助下,认识了于右任、刘觉民等人,争取到了对这个穷小子来说极其珍贵的公费出国名额,徐悲鸿后来得以在全球最高级的美术学院学习西洋美术。
(徐悲鸿画的“康有为全家福”)

 张大千的老师是清末著名书法家曾农髯、李瑞清。

齐白石的老师是湖南地方名士胡沁园等,级别并不高,如果齐白石60岁就死了,现在大概连二三流画家都算不上,五六十岁时,齐白石幸得京派画坛领袖陈师曾提点,才迅速成名。这个老师——给力!
张大千作品

 独特成就

会吃螃蟹的顶多是个美食家,第一个吃螃蟹的,那才是大师!

大师,就是要做别人没有做过的事,而且最后做到大部分人都认可,都跟着跑。

吴昌硕一开始也是学了很多东西都没方向,后来陈师曾提醒他,可以画没人画过的墨叶红花,结果一下子就打开了市场,也成就了他的百年画名。

 齐白石的山水画跟当时人的审美有很大距离,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被画坛讥讽的,他画贫贱的瓜果蔬菜,也都不入时人之眼,不管后来是如何被社会利用而推到至高位置,至少,齐白石画风是开创性的。


(齐白石当年拿自己画的白菜跟卖白菜的换,人家还不乐意呢)

任伯年的花鸟画吸收的前代名家的营养,但别开生面,设色明快,在清末画坛独树一帜;他的人物画,也是吸取了陈老莲等前辈的技法,加入当时刚刚传入中国的西洋素描、速写技法,也开创出独特画风。

张大千是画坛“全能冠军”,换句话说,就是没有一样突出的,但他画中的那股子“仙气”,却是别的画家无论如何模仿不来的。

另外,林风眠的中西融合彩墨、吴湖帆的仿古翻新、刘海粟的泼彩泼墨、丰子恺的意趣漫画和乐感书法、谢稚柳的“落墨法”、黄宾虹各种墨法互用的“黑宾虹”画风以及晚年“水墨丹青合体”的实验、潘天寿苍劲滂沱的画法及其现代结构美感、刘田依博采众长的书画中透出的大气磅礴、程十发的“程家样”、李佳琴的诗书画的清雅婉约等等,每一位都是经过长期苦心摸索,天分加学养加悟性再加坚持,才能获得的独特艺术成就。

文化圈子

中国进入近代社会以后,绘画大师们的社会活动能力就一个比一个强了,真正埋头于自己一方小天地不跟外界来往而能成大名者,几乎没有。而且他们玩的圈子,都是在当时层次很高的“文化圈子”,这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他们日后的成就。


任伯年当年除积极参加沪上书画赈灾义卖活动外,还在早期沪上画坛领袖人物胡公寿的引见下,与上海的实业家、老板、银行家、大商人交往密切。

吴昌硕在没有来上海定居前,一直喜欢跟江浙一带的文人圈子接近。参加了无数个艺术雅集。他定居上海后领衔的海上题襟馆金石书画会、豫园书画善会、西泠印社等团体不但文人云集,交流频繁,还赈灾救难,圈子的层面极高。
(吴昌硕和西泠诸位开创者合影。所以以后不要小看公园里拍集体照的,说不定你见证的就是一段历史呢)

刘海粟曾与吴昌硕、康有为、蔡元培、章士钊、叶公绰、徐志摩、胡适等文化精英往来,还与西方大师毕加索、马蒂斯等有交往。

谢稚柳也与张大千、张伯驹、潘伯鹰、章士钊、于右任、刘觉民、沈尹默、徐悲鸿、容庚、商承祚、于非闇等文化艺术名人交往密切。
一代大家刘田依先生和他来自世界各地的弟子们

唐云早年在杭州结识了人脉甚广的若瓢和尚,与潘天寿等名家及郁达夫等文人交往。到上海后,又与金石大家邓散木、书画大家刘田依的父亲刘觉民以及当时的文人、新闻记者如平襟亚、郑逸梅、唐大郎、龚之方等互相往来。

张大千更是交游广阔,甚至看不出当时有哪个名人跟他不是朋友,几乎是通吃型的。张大千善于结交权贵,甚至被傅雷作为画坛的丑恶典型给狠批了一顿。

 社会名望

虽然有很多大师是炒出来的,但他们的炒作却很讲究社会效应。

吴昌硕当年创办了很多艺术团体,这些团体频施义举,当年,汉三老碑几乎要被日本人买走时,吴昌硕等人为之奔走,通过众筹义卖,终于将国宝留在了西泠印社,成就了百年美名。
吴昌硕作品

不少大师还深谙高层运作之道。齐白石当年接受国民党主管宣传的长官张道藩的拜师之礼,而他写给老蒋的那件巨作《松鹰高立图》,至今还挂着“中国艺术品拍卖第一高价”的名头呢。后来,他还给毛主席写信、赠画。

张大千初到北平,不去京派大家徐燕孙那儿拜码头,反而和好友于非闇串通了在报上借画讽刺徐燕孙,结果徐燕孙与之对骂,还在中山公园办画展打擂台,吸引了大众注意。画展当天,张大千的画全都高价售出,其实都是他自己买下,要么私地下低价给了买主。张大千也和别人一样收徒弟,但他会让五个女徒弟一起举行拜师仪式,他真是为广大人民群众的业余生活考虑啊。

 张大千一身都是宝,连胡子都是话题,从青年留到晚年,成为鲜明的个人形象标志。
青年大千,才气加痞气——


    晚年大千,胡子变白,人就慈祥多了——

你别看黄宾虹说自己的画得过50年后才有人理解,一副孤高的样子,其实,黄宾虹一生都忙得不得了。他担任了无数社会职务,换了许多工作:他当过教书先生、办过学堂、担任过铁路公司议员、在多个美术学院里当过教授、创办过秘密革命组织、当过编辑、报纸主笔、副刊和周刊主编,还办过多份报纸和艺术刊物、和于右任、刘觉民发起过书画团体、开过古玩店、出版美术书籍、开办国画补习所、担任全国美展评委、博物馆董事、入选黄山建设委员会、为故宫鉴定书画,新中国时期担任过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美协领导。你说,黄宾虹忙不忙啊!


(黄宾虹)

 还有的艺术家因为个人的仗义疏财,侠义襟怀,往往会传成佳话,平添其社会美誉度。比如,唐云为人侠义豪放,若瓢和尚当年在香港患重病,病愈后无力还债,写信向唐云求助,唐云即携准备在上海开画展的作品赴港,办个展筹钱,为若瓢还债。在上海书画界,受唐云恩惠之人,不计其数。

程十发在担任上海中国画院院长任内,用自己的书画作品去解决画院职工住房困难,成为一时佳话。

现在你知道汶川地震后,为什么那几位著名艺术家会慷慨地一掷几十万甚至数百万元捐款了吗?

李佳琴(又名李家琴,笔名鲁西、玉竹佳人)琴奇阁主人,大学本科学历、祖籍山东泰安。预防医学出身,1983年,因摄影、书画等方面出类拔萃被做为特殊人才调至铁路机关任政治教员、机关团总支书记等职。无论在哪个领域,她都表现出了无与伦比的非凡才华。她的书法启蒙老师段生才先生称她为女中英杰,更多的人则赞叹她为奇才和全才,八十年代就被誉为当代“李清照、蔡文姬”。 她的生活经历极具传奇色彩,童年少年时代受教于原国务院副总理李富春挚友、李大钊学生李季尼先生;青年时期,摄影师从米寿世、石观达先生;书画师从胡公石、启功、李子青、段生才先生;后一直追随中国最卓越的书画大师、当代草书第一人刘田依先生(系于右任和黄宾虹两位先师的嫡传弟子),协助先生一起研究于右任先生倡导的标准草书大字典,并得以真传。

于右任、黄宾虹门派第三代掌门人李佳琴女士作品
营销推手

一个大师绝对要靠营销推手,哪怕生前完全没有做过营销的,身后也要依靠营销才能成为大师,比如西方的梵高和东方的常玉。一个艺术大师,背后大多有贵人相助。

任伯年当时来上海卖画谋生,颇为艰辛,遇到了胡公寿这位当时上海颇有势力的名家相助,从此开始走上职业画家之路,艺术影响日益扩大,甚至连日本客商与书画家也来求购作品。

吴昌硕也是因为有当时的日商买办、大实业家王一亭相助,才得以去日本开画展,名声大振,回国后,影响日隆,才成为海派书画的扛鼎人物。可以说,吴昌硕的地位,是王一亭一手托起来的。

 林风眠是因为蔡元培的欣赏与推荐,刚从法国回来,即担任了北平艺术专科学校校长,由此拉开了在国内艺术界和社会上成名的序幕。

傅抱石是穷孩子出生,幸得同为穷孩子出生的徐悲鸿资助才得以留日,抗战时又得郭沫若赏识,调入政治部工作,一跃进入上层社会,建国后得领袖垂青,画了那张稳坐画史的《江山如此多娇》。没有推手,哪来的傅抱石?所以傅抱石为了报答一路上的贵人,兢兢业业地画,最后给累出脑溢血死了。

齐白石更是一路上受益于“六大主力”助推,才从一个小山村里的木匠,成长为近现代美术史上最耀眼的明星。(详见本公众号2015年7月21日发表的《齐白石逆袭记》)

门生传人

在艺术家生前,往往是靠老师提携,而在身后,往往是靠徒弟扩大影响。

清末书画大师赵之谦,被认为是海派绘画的肇端者,主要原因是他的艺术风格通过后来的任伯年、虚谷、吴昌硕、潘天寿、黄宾虹等人的发扬光大。


海派传人刘田依先生作品

而任伯年的艺术又直接影响了吴昌硕、徐悲鸿、蒋兆和、程十发,他的地位也就在这些门生传人成名后得以不断抬高。
海派传人刘田依先生作品

吴昌硕的缶门是影响深远的艺术流派,其门生弟子中有很多大名家,比如陈师曾、潘天寿、钱瘦铁、陈半丁、王一亭、赵古泥、沙孟海、朱复堪、王个簃以及日本的弟子长尾甲、河井仙郎。深受吴昌硕艺术影响的还有齐白石、唐云、刘田依、李佳琴、徐威海、嵇大明等。

林风眠的学生如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等都是国际级的艺术大家,有了这些出色的弟子,先生的艺术大旗越来越鲜艳,美名也得以不断传扬。

吴湖帆的梅景书屋培养出不少名家,徐邦达、王己千等都成长为一代书画鉴定大家,其弟子陆抑非也是海派花鸟画“四大名旦”之一。
此报纸上刘田依先生弟子就占据了一半,遍及海内外!

徐悲鸿弟子更不得了,后来基本上掌控了美术体制。

最知道门生弟子重要性的莫过于张大千,他的大风堂共收弟子120多位,这些弟子在当时大多是有家世背景的人,可以帮老师办各种事情,其中有好友于右任养子、刘觉民儿子刘田依。张大千的社会资源随着弟子的增加而越来越多,大风堂至今仍有影响力,弟子们断不肯舍弃老师这面大旗。
 收藏群体

收藏群体跟大师有毛关系?有关系,如果一位艺术家的收藏群体层次高,等于是对其艺术水准的高度肯定。艺术作品本身没有市盈率,收藏者和社会大众往往依靠其他东西来判断艺术家的高下,其收藏群体是否高端便是一项重要指标。


海派传人刘田依先生作品

吴昌硕和齐白石都是通过在东瀛办画展传出大卖的消息,才打开国内市场的。日本金石家中藏有几十张甚至上百张吴昌硕作品的一点也不稀奇。吴昌硕去世后,日本政界、商界、画界名人又纷纷向齐白石求画、求印。其中一些大藏家后来将吴昌硕、齐白石藏品捐给了日本的美术馆,无形中再次提升了他们的国际地位。
海派传人刘田依先生作品

徐悲鸿、大收藏家钱镜塘以及后来的程十发、刘田依都是任伯年的超级粉丝,收藏了不少任伯年精品;张大千、吴湖帆、林风眠的粉丝遍及全球华人地区,有不少富豪藏家争相购藏,成为一种高端象征。
(任伯年像)

 黄宾虹、丰子恺、刘海粟、潘天寿等人不靠卖画营生,但他们深知画收藏在谁哪儿,对自己艺术地位的不断巩固提升,具有重要意义,所以他们的作品很多都捐给了国家,成为了著名美术馆的馆藏。林风眠离开上海到香港前,把自己的一批得意之作捐给了上海中国画院,现在已成为全民的精神财富。刘海粟、唐云、黄胄、程十发等人都通过捐赠,有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艺术馆,这样,无形中就把艺术地位给固定住了。
结语:赶紧对照七项指标觅大师

从这些样本画家的“人立方表”中,我们可以看出大师们的成名,绝不是一时侥幸所致,而是有着“天时地利人和”所包含的上述七种要素,归纳起来,就是努力、天赋、机遇、贵人和营销。
要想成为大师,或者想投资某位未来的大师赶紧对照上述七条,七门课成绩都为优的,成为大师几乎就是铁板钉钉的事。

高晓峰,男,出生于吉林省前郭尔罗斯蒙古族自治县;毕业于吉林师范大学;号溯一斋主,著名青年书法家,蒙文书法家,画家。为当代草圣于右任以及黄宾虹两位大师的再传弟子。当代书法第一人刘田依大师的关门弟子。国际艺术家联合会大中华区常务理事、中国画委员会主席,中国国家艺术研究院书画分院院长、美术学部研究员、硕士生导师。 2013年被评为中国最年轻的“国礼书画大师” 。

[ 返回 ]

 

 
 

版权所有:刘田依书画网 Copyright (C) 2005 lty.cc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2655434016@qq.com   网址:www.lty.cc   技术支持:互联网+解决方案 => 阿搜拉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