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搜索:
 
文 章 标 题
比肩前贤当自励 墨法自然启明心
当代中国书法泰斗
刘田依先生作品
刘田依先生作品2
刘田依先生绘画作品1


                                 当代中国书法泰斗——刘田依大师

    清人刘熙载言,“书贵入神,而神有我神他神之别,入他神者,我化为古,入我神者,古化为我也。”书圣王羲之曰,“夫书者,玄妙之伎也,若非通人志士,学无及之”;宋人黄庭坚则云,“学书须要胸中有道义,又广以圣哲之学,书乃可贵。” 。而今日纵观刘田依先生的万幅书作,无不感其韵气高洁的字里行间透发出: 潇洒脱俗,且得天地造化之工巧,雄浑苍劲中又不失精雅妙趣。人书皆已至炉火纯青、无人能出其左右之境。可以说刘先生算得是当今中国书坛继恩师于右任之后唯一能真正游通古今集前世历代书法大成者!
    ⑴、丰厚的家学渊源启蒙
    若了解刘田依大师渊博学识及书法成就的背景,那还得从他父亲刘觉民开始说起,刘觉民是中国近代早期民主革命的先驱人物之一,是孙中山领导的第一批同盟会会员,曾参加过推翻满清帝制王朝的黄花岗起义和辛亥革命,1922年6月陈炯明叛乱围攻总统府,意在驱逐孙中山离开广东,而孙中山及随从被围困在永丰舰,是刘觉民第一个带领部队解救被围困多日的孙中山.1924年国民党召开第一届全国代表大会,刘觉民是组织者之一。
    刘觉民公元1884年生于河南巩县,早年习医并饱读经史诗书,为人正直仗义。青少年时中国社会正值动荡不安,内忧外患,风雨飘零的多事之秋。内有腐朽没落的晚清王朝奴役压迫人民、外有帝国主义列强的侵略。刘觉民在受到康有为、梁启超、严复等变法维新人物影响后,逐步萌发济世救国之志;康、梁等人改良失败后,经过不断地思索接受了孙中山、章炳麟、黄兴、陈天华等民主进步的革命思想影响,积极投入到反帝反封建的伟大革命斗争中。遂利用行医之便,徒步半年从中原到东北折转往新疆宣传革命并负责联络西北各方进步势力,在身处异常严酷而又特殊的环境中,克服重重困难,不断宣传发展壮大组织,使革命的火种遍布整个东北西北的城市和乡村。“其间结识了于右任,二人因相类似的坎坷、曲折生活经历与共同对诗、书、画爱好及投身革命理想的追求由此引为至交!”后偕同王北方等人在日本东京会晤孙中山、黄兴、田梓梁、景梅九、程中渔、胡汉民、汪精卫......诸同志后俱行入同盟会;从此更加坚定地追随孙中山先生投身民主革命,致力于推翻封建腐朽的满清帝制王朝!
    民国十一年陈炯明事变时刘觉民力劝樊钟秀南下广东救驾,并冲破各种危险率先头部队从江西到广东,谒中山总理于元帅府,陈述历年革命经过及来此之意,总理大喜;待东江破陈炯明之后,总理及在粤诸同志无不器重樊钟秀刘觉民二人(摘自解放前中央日报刊登的文章“纪念民主革命家-刘觉民”);此后又亲函致段祺瑞、张作霖,特委派刘觉民赴京作其信使并分赴北方各省与北洋军阀及各党派人物联系工作,如曹锟、吴佩孚、阎锡山、冯玉祥、邓键侯、续范亭、李大钊、任应歧、吉鸿昌、邓宝珊等等;之后又奉总理命协助樊钟秀部队为北伐前驱。
    樊钟秀部队在北伐之前经刘觉民的努力策动而编入了于右任靖国军第二路军。刘觉民的才识和人品深得于公推崇及信赖,故由此作为党代表任二路军参谋长;也就是那一段艰苦卓绝的革命年代里,刘觉民和于右任既是志同道合的生死患难兄弟也是书画方面志趣相投的好友;刘觉民曾在上海任国民革命军军风纪稽查团团长时,就通过于右任等好友介绍与云集沪上的名人墨客往来交流,后由于长期为革命事业奔走颠簸以致积劳成疾。再因转任国民政府中央监察委员、冀鲁豫三省监察使闲职时就在上海寓居休息养病;每日写字读书,访友为乐;其中有黄宾虹、张继、王缵续、刘山农、于右任、田桐、田恒、丁墨农、宗履谷、俞瘦石、吴昌硕、钱瘦铁、周恩来、邓颖超[当年二人在上海从事地下工作时是其隔壁邻居,刘觉民及夫人早年就知道周、邓的共产党身份,不仅没有因政见党派不同而排斥,相反却利用自己的身分帮助他们做了很多掩护工作]等大批文化及民主人士。
    刘田依1933年出生于上海,在他最终身难忘的幼年,尽管短暂但却美好的那段时日,恰恰正是缘于其父刘觉民因为养病而少有了以往的繁忙公务困扰,而得以在寓居上海潜心钻研书画修身养性,因晚年得子的喜悦也使他几十年来少有的心境去享受天伦之乐,又由于其夫人系出身于上海前清举人家庭的大家闺秀,受其家庭良好的教育影响,学识渊博且诗书画俱工。刘田依先生自幼习书有了非常优越的学习环境,家中大量的字画碑帖及藏书,成了幼年的刘田依艺术的启蒙。
    在父母的影响与关爱下刘田依自那时起就养成了发自天然的学习兴趣。但因时局动荡家庭变故,幼年的他不得不四处漂流。随着抗战时上海即将沦陷,因其父亲身体状况恶化,四岁时全家迁往刘觉民的老家河南巩县养病,1939年刘觉民去世,刘田依先生时年六岁 。幼年丧父虽带给他及全家巨大的打击,丧父之痛以及由此给家庭生活经济条件带来的落差,尤其又处在整个中华民族最危难的抗战时期所带来的种种恶劣的环境,却并未打垮刘田依对美好生活以及所喜爱的书画艺术追求,由于父辈的关系,从巩县到洛阳城求学的过程中又幸得赵培贤、李振九、陶木厂等名师指点。
    由于天生聪颖好学且非常刻苦,加上身居历史文化古都洛阳这天时地利,小小年纪就经常临习洛阳城周围的古代经典碑帖及能收集到或能看到的各种名人字画;他学习时的状态是无论身边有多少美丽的风景,始终心无旁骛,都不为所动。始得在同年龄的人看来,他的生活乏味至极,但他自己却从中体会到了不一样的乐趣。
    凭着心中那种对书画艺术的挚爱,以及审美意识的提高,更为了增强书写及创作能力,所以,在平时不动笔的时候,或客观条件不允许动笔的情况下,他就利用一切可利用时间和精力,采取读帖看帖,把各个历代名家、碑帖相类似或相同的字,逐字逐字地对照分析,甚至于拆开笔划反复揣摩、反复比较,一直到把每个不同的字形字意理解参透,然后再逐行逐行地研究间架结构及整体构图、布局,以取神采、气韵、骨力、色泽、血脉。从而达到迹显心通,五合交臻!
    虽然这种学习过程到今天的常人都看起来似乎是非常枯燥又繁琐,有时一两天才掌握好一个字,可就是这样的长期坚持用功,努力不懈的积累与堆砌,使得12岁的刘田依书法水平已达到相当深厚的功力和境界,尤其是受号称洛阳“无匾不李”的恩师李振九提携指点,当时洛阳城的很多商家店铺招牌都让其书写。而这个年龄段的刘田依所取得的成绩,他没有因为社会的赞扬而骄傲自满;因为这所有的对书画艺术的热爱与学习精神,都是他发自内心的痴迷,把对艺术探索的快乐而忘我地融入到自己生命的主题。他这种少年就养成的谦虚、诚恳、严谨、执着的学习精神支撑着他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与热爱。

    ⑵、博采众长,融会贯通
    1947年刘田依来到南京时任国民政府监察院长的于右任先生身边生活并学习,随之由于右任安排到国民军遗族学校,该学校学生是国民革命军在北伐革命及抗战中牺牲或去世的高级将领子弟的贵族学校,该校位于南京东郊风景秀丽的中山陵边,校长蒋介石,副校长宋美龄;国民政府包揽学校的所有经费开支;所以其学校的生活待遇与教学设备教学质量在当时是全中国最好的。进校以后的刘田依因为能写会画,且水平得到校方认可,很快就将其书画作品就被学校定为示范教材,并兼任书画教师。著名旅美画家刘国松先生当时是低刘田依一级的学弟,那个时侯的刘国松还没有开始学画,所以其到台湾后从事绘画是与早期受刘田依影响发蒙不无关系的。
    可能是他的父亲喜欢豫剧的缘故,故而经常邀请当时的名角到巩县的家里唱堂会,这其中尤为欣赏常香玉的表演,并引为忘年好友。这样的熏陶也使得童年的刘田依从小就对中国民族音乐开始有了初步启蒙认识。而后在遗族学校先进优越的教育环境下,广泛接触到大量美妙动听的西洋音乐并产生了痴迷的学习兴趣无不与此有关。此后因为堂哥刘延涛(早年经刘觉民提携并介绍于右任身边做秘书,系台湾著名书法家)住在南京市区的对门邻居是中国著名民族音乐家刘天华弟弟刘北茂,是中央大学音乐系教授,刘田依课余时间除了到于右任那里学习书法外,有时会到刘北茂处探讨音乐,并得其赞赏而引为忘年之交 。认为小小年纪书画水平已很了得,且又对西洋交响乐、管弦乐、歌剧、舞剧、了解之多,并对一些成人教授都未必了解的各种复杂的音乐理论及各种乐器已掌握颇深,如钢琴、大小提琴、贝司以及民族乐器二胡、京胡、三弦、琵笆、大鼓等等,并对指挥、作曲已有一定高度的理解,所有这些对艺术学习与理解并运用的掌握速度也许对很多人来讲是个难度,可是对刘田依来说却是轻而易举的。因他的精研书画习惯而养成的新鲜活泼、自由自在的心灵领悟能力,加上其科学又执着的学习方法与态度,而使他明白“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的经典词义,能快速求得各种不同事物之间的触类旁通与和谐共存的完美。使触着的一切呈露新的灵魂、新的生命 。正如《书断》所说:“千变万化,得之神功,自非造化发灵,岂能登峰造极!”
    正是因为各门类的艺术都有其相通的语言及灵魂,那么在赏析先生巨量的书法作品时,使观者感悟到的这其中蕴含着阴阳顿挫与高低起伏的韵律节奏,疏密相间的清雅灵秀到至臻至美的妙趣结体,无不透现出刘田依先生在学习过程中所运用融会贯通的方法,在创作中巧妙地把各种不同的艺术元素贯穿连接能力,并构成了刘田依先生作为泰斗级的大师所独有的书法艺术语言中精秀灵动、雄浑苍劲、千变万化、发然天成的创造力、生命力!

    ⑶、艰苦卓绝的坎坷人生锻造了与命运抗争的性格
    刘田依先生的为人品性受父亲与恩师于右任的影响,忠厚质朴、心胸豁达、布衣粗食、自奉勤俭;尽管解放以后长期遭受各种不公正的政治压迫与打击,所带来婚姻家庭生活的不辛、社会的误解与无知小人的排斥,不仅没有挫跨他锐意进取的意志,反而磨砺出更高尚的人格与品性!1949年受进步的思想影响,他毅然放弃了随学校到台湾的发展机会,刘田依与那个年代热血青年一样,为追求新时期的人民民主革命理想,在南京参加了中国第一支海军部队的华东海政文工团,随后部队开拔到上海。在上海的十年里除了依然坚持临习书法,还经常到其父生前好友著名国画大师钱瘦铁先生那里系统学习国画及艺术理论,由于书画同源,在大师的精心指导下,已有深厚的书法功力的刘田依很快就领略并掌握了更多绘画方面的技艺及学术修养方面的完善与提升 。
    由于刘田依的音乐是直接受西方外国的系统教育,这个敏而好学且思想早熟的天才,源自书画艺术熏陶的高雅而有贵族气派,不顾及外界环境干扰而专心于作曲,极力靠近古典艺术的美学观点和艺术趣味,用他自己的“条理性”和“中庸性”站稳脚跟。进入部队文工团后又到上海音乐学院遍访名师并进修深造,其中拜汪立三先生(我国著名钢琴作曲家)学和声。后拜战友李伟才先生(我国著名电影作曲家,《松花江上》《冲破黎明前的黑暗》、《永不消逝的电波》《雁南飞》作曲、指挥。)学作曲、指挥。所以很快成为当时的华东海政文工团音乐方面的业务尖子;刘田依写曲子的速度可以边构思旋律边写曲谱配器,同时就可以作为正式曲谱排练;他写一首曲子可以把民族和西洋的各种不同的旋律和乐器结合的非常优美动听,顺畅连贯(若干年后战友聚会见面时老首长张爱萍将军提此还赞不绝口)。其战友后成为中央电视台春晚节目创始人、总导演的邓在军当年也曾受其发蒙并正式拜师学习。
    才华横溢的刘田依先生正因为业务水平出众,且坚持真理,而终于遭到那些来自于所谓出身好却不学无术的人疯狂打击与压制,而在历次“运动”过程中均被作为主要批判对象,原因很简单,因为在当时那个政治风云变幻莫测甚至连人性都容易扭曲的年代里,一切是都以阶级斗争为主,很多人为了表现自己,仅凭自我喜好及利用手中的权力,就可以粗暴蛮横地整人。那么一个每天都躲在角落里钻研学术而又所谓出身不好的人,尤其是专业水平远超过那些所谓“革命资历”早的大小领导及所谓的革命积极分子,面对这很混乱的时代,人人自危的恐怖环境中,想说的话不能说,不想说的话也不得不说,没有更好的方向可以选择,也无法创造出新的方向和道路来,作为一介文弱书生的他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选择。于是只好在艺术灵魂的指引下摸索前进。他采取这样的避世心态,是肯定要被莫须有地扣上‘走白专道路的右倾分子’帽子的。
    当时整他的那些人为了搞所谓证据材料,不惜耗费大量的财力(当然是拿当时国家有限的军费中开支)与精力,竟然查到早年在于右任身边时因为往来公文多而繁琐,很多秘书忙碌不息,于老便让十四岁的刘田依代笔书写,其中有与阎锡山、梁化之、傅作义等人的书信,由此定了一个重要的罪名:“国民党反动派大头目于右任桊养的一条走狗!” 并在大会小会上进行各种各样的批斗 。
    之后不久就随同华东海军一批四十几个其他同类右派(其中有获得过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的著名作家剧作家邹安和也是其成员)于1958年送到当时非常贫穷落后的苏北淮阴农村接受革命老区人民的“监督劳动改造。”
    而这时的刘田依从此开始了其人生长达近五十年的的磨难,但就是这五十年苦难经历不仅没有击垮他对生活对事业尤其是对书画、音乐、等艺术水平上进一步的升华,特别是在任何旁人看来都是无法忍受的艰苦、枯燥、寂寞的生活环境,驱使他更坚定沉着地利用身边能使用的,也是最简陋的学习条件,持之以恒的博览群书以增强更全面的修养。促使他在经历了人生道路上的磨难与坎坷,面对各种虚名虚利的得失,均能以超脱的境界淡定坦然!同时也奠定了他之后几十年艺术人生都能够具有超越一切低级趣味诱惑的能力!
    刘田依到了苏北农村的这个时期,繁重的劳动,生活的清苦,使他感受到了农村是广阔天地,却是无所作为的无奈。在他政治待遇处于逆境时候,当地农民并没有因他是右派而误解、冷落、批判他,相反因为他热爱学习且多才多艺,并且为人乐观真诚,由此得到来自更多当地淳朴农民的尊重与关心,这些朴实的理解与共鸣,使得身处逆境的他得已甚多安慰。他会从一些细节中,一些朴素的言谈话语中,寻找到精神的知己,并以此来充实自己,来加强自信。
    由于当时的政治环境需要会吹拉弹唱,写字画画的人搞革命宣传,那么能写”大字”即革命标语、又会音乐的刘田依得已被大队公社县革委会逐步“赏识”,而上调到县文工团,虽然从事着工作与其所学的西洋交响乐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专业方向,无奈中为了生存为了改善学习书画艺术的条件,彷徨苦恼的他唯有这样选择,且很压抑的干了二十年的地方戏剧工作。直到八十年代初政治待遇平反,幸得时任淮阴市委副书记的李鸿民(著名书法家)赏识,直接帮助调其组建淮阴书画院,这时的刘田依总算能有些许条件发挥所学之长。
    文化大革命中红卫兵抄走了其父亲刘觉民、恩师于右任留传的大量经典书籍及字画、以及自己几十年节衣省食并倾囊而出所购的历代名家书画或被抄走或被焚毁;这种打击对一个视书如命的学者来说近乎残忍。但是对于早在这场劫难之前,已历经几度人生腥风血雨,并得到锤炼的刘田依先生,没有因其冲击而摧跨坚强意志。他继续不遗余力地买书读书。经常为了买一本心仪的书,而省出吃饭的钱,或者连这点钱都不够的时候,干脆带个馒头烧饼待在书店学习(这个习惯一直到今天都保留),为了防止书店工作人员的反感,以及不影响其他人的阅读购买;刘田依先生把要看要理解的内容在心里快速的记忆下来。就是这个五十年养成的过目不忘习惯,使得刘田依先生在学习上强化记忆的能力令很多年轻人都叹之莫及!
    步入中年的先生为了更多地能博采众长,他大量临习历代书家碑帖。由于在宣纸上练字效果好,也便于比较分清对错;但是受当时那个年代经济条件制约,其微薄的工资除去家用,所剩无几,还要为得了精神病的大儿子治疗用钱。他根本无条件买更多的纸,为了节省纸张,他经常是一张宣纸反复书写直至这张纸全部写满写黑,然后再用清水在全部染黑了的宣纸上书写,临习了成百上千遍,直到这张宣纸写烂无法再用为止(这也是非常遗憾的事情,如条件允许,完全可以留下数万件的作品)。
    他的书写环境是仅有十五平方米及全家五口人吃饭睡觉生活起居里唯一的斗方饭桌;因为白天其他人要正常上班,为了不影响家人,他经常是深夜才有机会开始习字,经常是一块过硬的馒头,几个萝卜干,一杯清茶,就着昏黄的灯光,严寒酷暑,春夏秋冬,几十年如一日的辛勤练习。先生就在这种恶劣清苦的环境下用常人都无法想象、无法忍耐的毅力完成了他中老年阶段书法艺术向更高层次的探索与耕耘。
    先生的这种坚毅得缘于他练习书法时思想高度集中,甚至还可以达到忘我的境界,心情和思想都融入文字的意境美中,对眼前或身边发生的不愉快的事情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从而进入既轻松又安适的状态,没有了妄念和烦恼。得到美的享受,使人身心愉悦。性情得到陶冶,精神莸得享受。

 
 

版权所有:刘田依书画网 Copyright (C) 2005 lty.cc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2655434016@qq.com   网址:www.lty.cc   技术支持:互联网+解决方案 => 阿搜拉科技